姊妹里里長~寶媽

採編:妳有姊妹嗎?

寶媽:有啊!我有3個妹妹,就是我那3個女兒呀!小女兒19歲,大女兒37 歲,就不停跟我吵,這就是我的姊妹。

 

採編:誰會是妳的好姊妹?

寶媽與好姊妹寶媽:我最近時常跟大家說,姊妹有時候自己的親身姊妹真的不能夠講太多太私密的事,我生活上有好多好姊妹,有分2群人,一群人是平常可以陪我打麻將的姊妹,一群是可以陪常常陪我到戶外走走的姊妹,完全不一樣的人,有一天我跟我的這些姊妹說,妳們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群人,我已經進入到準備退休的年紀,後來發現就算是我們有兒女,她們都不會陪在我身邊,妳們這些姊妹都在我心裡面大家都有一個位置,妳知道我講完,我那些打麻將的朋友大家都在桌上哭起來了,我說這有什麼好哭….寶媽朋友說:「這個很感動ㄟ,我們覺得為什麼會在妳心裡面有一個位置。」我說妳們就是,妳們在我人生當中20年ㄟ。

 

另一群戶外教學、戶外玩的、去住民宿、可能在公園泡茶、跳韻律舞的,也是20年我交的朋友,大概都是這樣子。妳不覺得這些人在我這裡都有個位置,嗚~她們就哭起來了,我覺得這個哭點…. 寶媽朋友說:「妳不懂我們」她們覺得我是那種朋友很多的人,怎麼她們會是我心目中的那個。


我說其實不管是孩子或是兄弟姊妹,將來老的時候都不會陪我們,更年期的時候,她們會陪我們嗎?「不會」好,這些姊妹會陪我們,是因為我們有同樣遇到的問題---更年期、小孩不聽話、家庭問題等,妳們才是我相扶相持的人,所以我認為姊妹在我人生當中是非常非常重要的,我是那種不太願意麻煩人家的一個人,但是只要我一通電話,就是會有一群人過來幫忙,就像我搬家,我不用請搬家公司。我的人生,我很快樂,快樂到我的女兒沒有壓力,會覺得這個媽媽不用陪,不用擔心太晚回家,媽媽會擺臭臉,因為她一個人在家,她知道媽媽一定有人陪。過自己生活真的很好!


在將來有機會跟姊妹們聊天或是演講,我都會跟她說我將來要過的日子是自己要過的日子,而不是給人家負擔的,妳給任何人有壓力有負擔,大家都不快樂,那何不我們自己走出來。

 

採編:姊妹給妳的幫助是什麼?

寶媽:就比如說,我是單親媽媽,我也會生病對不對?我有一天就恐慌症,我甚 至覺得我不能呼吸了,然後那時候我女兒還小,她才讀國中,她會很害怕,我甚至覺得我快要死了,妳知道嗎?要去長庚急診室那怎麼辦,我女兒就坐在那邊哭,心想一定要去急診室啊!就趕快打給我其中一個朋友,女兒說:「阿姨,我和媽媽現在要做車去醫院,媽媽快不行了,要去急診室」我那個朋友很怕去急診室,也從來沒去過醫院,妳知道嗎?我那個朋友嚇到了,第一她去做什麼事情,先去銀行用提款卡領五萬塊,她不知道有健保卡這件事(嘻嘻哈哈…),她以為急診室要花很多錢,就先去領了五萬塊,就站在長庚急診室一直發抖,我已經很恐慌,看到她那個樣子,心想是怎麼了,她讓我非常感動。很多人會覺得嚇死了我幹嘛要去,但她做到的一點就是~「姊妹不行了,這個姊妹沒有人了只有她和女兒二個人,我就硬著頭皮領了五萬元」呵呵~等我打完一針,稍微比較舒緩一下,她就跟我說,ㄟㄟ原本只要幾百塊就好,我領了五萬多。這件事讓我很感動,很感動的原因就是她很害怕去醫院,她也沒做過醫院這些事,但我覺得妳身邊一定要有這樣的人,因為我們在最無助的時候,什麼叫做可以幫助的人。

 

採編:傷心難過時第一個想傾訴的人?

寶媽:傷心難過還真的很少,我永遠都在排解人家傷心難過的事情,就說我那時候自己一個人生病,我都沒有告訴任何人,原因是因為,每個人生病都找我,然後找醫生、開刀啊!我陪啊!有招一日,我也生病也開刀,我沒有通知任何人的原因是,我突然覺得說大家一定會嚇傻了,所以永遠在幫她們的那個人,也會生病。那傷心難過,我靠我自己,我這麼多年來,我自己會把自己的傷心難過化解,就像前陣子,文英阿姨走的時候,其實那個時候我走不出去,我都覺得我的人生要改變一下,我一直覺得我退休的日子好美好,我拼命的賺錢,然後到60歲,我要怎樣..要怎樣的,突然文英阿姨走的時候,我覺得我想這麼多幹什麼,突然間覺得人生沒有目標了,想過退休的好日子那股勁拼命賺錢工作,就像我現在拼命賺錢就是為了準備讓小女兒出國唸書,我要讓我這個單親媽媽跟自己的女兒想去哪就去哪,愛花什麼錢就花什麼錢,所以我才會這麼拼命賺錢,文英阿姨的離開對我的打擊很大,擔心以後我的小女兒無法面對媽媽走的事,我跟她就是….19年相依為命,後來我告訴自己說,我一定要撐到我女兒差不多30歲的時候,我才可以放心。


傷心難過我都是靠自己,我怕些姊妹無法承受我的傷心難過,嘻嘻哈哈…

 

採編:快樂喜悅時第一個想分享的人?

寶媽與她的姐妹寶媽:就一定是我這群朋友啊!其實她們都勸我去選里長,我就說里長很難當,我是那種,我只要這一二個月接到廣告或是拍到平面廣告,我賺到比較大筆的錢,我就會租一輛車,比如說9人座或20人座,就會帶我社區的朋友和打麻將的朋友,三天兩夜、兩天一夜,全部都是我出錢,一年最起碼都有3~4次,那這是我的快樂,連何篤霖都要跟我們去玩,我說都是歐巴桑,他還是要一起去,他說他從來沒看過一個人是這樣捨得的,其實我看過很多很多的有錢人,沒有像妳這樣個性的,我願意啊!大家一起出去玩,住民宿、車錢、吃的,都是我一個人花,大家都很快樂,妳知道嗎?只要沒有意見就不會不開心,然後大家都覺得我很快樂,她們都凝聚每天在家幫我禱告,希望寶媽再接一個廣告,哈哈….這5、6年來,我經常做這件事,是因為我看到我朋友快樂,我的個性就是,我只要看到妳們快樂,這就是我的快樂,這是我想要的,我覺得這就是個性。


我13、14歲就離家就去香港賺錢,賺1000給家裡1000,賺1萬給家裡1萬,自己完全都沒有留,我以前自己都覺得是理所當然的,因為那段苦日子,養成我今後的個性,看到我的爸爸媽媽、兄弟姊妹,我有一個哥哥一個姊姊,家裡生活很苦,看到爸爸媽媽有房子住,兄弟姊妹都可以讀書,雖然我很苦,但是我覺得他們很快樂,他們快樂我就快樂啊!就像現在我年紀大了,我現在想要讓誰快樂?就是我的小女兒,然後我爸爸媽媽年紀都大了,環境都不錯,他們的快樂就是在電視上面看到我,或是我代言什麼產品就可以把那些東西帶回家。


我的快樂來至於我社區那群婆婆媽媽,在附近有個活動中心,我們剛開始認識的時候是在那裡跳舞運動,一認識就是一、二十年,然後就開始成為家人,連出國我都帶她們去,最近我才帶我6個朋友剛去完泰國,她們自己出機票錢,飯店、吃住我付,就這樣子,我也很快樂啊!因為我看到她們的快樂是發自內心,大家都好開心;我去高雄做活動,主辦單位給我2張2個人商務來回高鐵,我就把2張商務拆成4張普通座,帶社區婆婆媽媽一起去高雄,我租一個飯店,做完活動帶她們出去玩;或者是有時候我去新竹做活動,廠商會讓我包一輛車,我就包個9人座,延路就玩阿玩,到新光三越做完活動後,再跟著回來。我31號要去高雄羊肉爐,我就準備好高鐵的票,訂哪個飯店,帶她們到哪玩,有時帶這幾個,那幾個歐巴桑就會覺得為什麼這次有妳們,沒有我們,社區的人會打麻將的人比較,她們已經去過3次,我們才玩2次,我們還差一次,但是那是我的快樂~

 

採編:最想跟姊妹做的事?

寶媽:其實大家都知道,我工作壓力蠻大的,有時候要購物台又要錄影,我是一個全心全意在工作上的人,禮拜六禮拜天不用工作,我很喜歡去紐約紐約門口那邊,坐在那邊跟幾個朋友看著101、喝咖啡,沒有要聊天,坐在那邊發呆,坐完之後就去建國花市,逛完花市就回家,我很喜歡種花,我常常會跟花說話,我其實一個人的機率太高了,有時候花不聽話,會跟花說:「你夠囉!我已經像養兒子這樣養你,你怎麼可以把我養得這麼不漂亮」。哈哈…這就是我跟我自己,我會把我自己的結打開。

 

採編:收到姊妹的第一份禮物?

寶媽:我還真的很少收到別人的禮物,因為我是一個很會送禮的人,所以我那些朋友每次真的不知道該送什麼東西給我。曾寶儀曾講過,「我媽哦!是最適合嫁入豪門的一個人,非常會做人際關係,非常懂得誰該送什麼,誰誰該送什麼」
我都把它分的非常好,我長年在婆婆身上學到很多,就是那種比較上流社會的禮俗,所以我學下來了,我所有我的朋友、家人,想要送禮給我的時候是件非常痛苦的事,我會跟她們說真的不用了,我自己是個很會買東西的人,該有的我都有了,如果真的要送東西給我,我就會直接跟她們說,那妳買什麼給我,我會用這樣的方式去跟她們說,有時候送禮送的亂七八糟,那就是種浪費,我覺得送禮是一個學問,我小女兒叛逆期,19歲妳知道嗎?去年剛滿18歲考到駕照就買部車給她,她就跟我說妳上通告我載妳去,結果呢!蜜月期只有2次,之後就說她很忙。我是水瓶座,今年1月生日小女兒就跟我說我今年送妳的生日禮物,就是今天完全給妳,我會覺得好開心好開心,想說我開心個什麼勁,不是應該的嗎?怎麼會這麼開心,這就是媽媽。妳知道嗎?媽媽有時候很想跟小孩要什麼東西,其實要不到會跟自己生氣,當孩子主動給妳,妳就會覺得「哇!」好感動哦!

 

採編:如何讓姊妹們幸福?

寶媽:帶姊妹出去玩的時候,她們是完全沒有壓力的,妳知道為什麼嗎?帶人家出去玩,就會覺得「她出錢了,她講什麼,我們都不要頂嘴」, 我那群朋友完全不會有這些想法,我跟她們說我是一個這樣的人,我願意付出妳們不要有壓力,這是我能力範圍內做得到的,我希望我們出來玩,不管做什麼,吃飯、玩我們都不要有壓力,我賺錢比妳們容易,然後妳們的年紀都比我大都退休了,我現在還在賺錢,那我可以。我希望我們大家都很快樂,沒有壓力,所以我覺得讓我這些姊妹們最快樂的一件事情就是給她們的東西,不管是愛或是實體的東西,她們都沒有壓力,大家覺得就是要啊!

 

採編:有從事過公益活動嗎?最有意義的一次? 妳最想幫助誰?

寶媽:我曾經去和新醫院演講,那是個癌症醫院,我後來演獎完之後,有一個插流管的病人,她老公和她兒子推她過來,她是位差不多要進安寧病房的人,她兒子對我說:「寶媽,我們一直勸媽媽走出來,但她一直都不肯(心想其實到這種狀態的病人出什麼病房),但我媽媽聽到妳要來,她就硬坐在輪椅上,要我們陪她過來」,聽到之後我很感動,感動的是,我希望可以做到的是我想去安寧病房做義工,我這個安寧病房的義工不是要去照顧安寧病房的病人,安寧病房的病人不由得我們照顧,需要特殊專業的人,我想要去照顧安寧病房病人的家屬,我想要去做心靈上的溝通,其實病人可以任性,但照顧病人的人不能任性,讓場演講我非常非常的感動,差不多來幾十個人,每一個人都插著流管,大概都是癌症2~3期的,如果大家都願意走出來,那是件非常不簡單的事情,將來只要和新醫院邀請來演講,我都很願意。